原创言情一对一轻肉文 - 但最后鹿少女仍被按压着趴在床上

2019-09-25 16:20:57
test author
原创
613



跑车开到门口,很快地上车离去,根本没再瞧鹿少女一眼。鹿少女失落地站在那儿,恍若有些什么自己不愿明白的事实摆在眼前,但怎么也不想继续思索下去。就在鹿少女上了等待在酒店前面的计程车之时,远远望见地下室酒吧的调酒师小黄,似乎是刚刚下班的模样,搂着一个女子纤细的腰肢正要离开,彼此也不过就是一个车身的距离。阳光下的小黄还是化着浓妆,同样没有出声喊鹿少女,仅仅用眼神示意,对鹿少女暧昧地眨了眨眼。这是一种小鸟酱不熟悉的人际关系。在计程车上的时候,鹿少女忽然觉得自己一下子老了好多岁,纵然有些不

绿豆仁制作的冷糕和奶酪端到鹿少女眼前。小鸟酱深邃的眼睛望着鹿少女:「我也不知道妳爱吃什么,就另外买了这些,自己没吃完,这次算妳有口福。」小鸟酱吸吸鼻子,放下筷子,冰镇的奶酪瓶中还飘着未散的干冰,拾起汤匙吃了起来。吃饭时,小鸟酱并没有说些什麽,将电脑收回公事包旁边的揹袋中,只是一直望着鹿少女吃。小鸟酱来者不拒,统统吃光,大约到了晚上七点左右,饭后两人继续坐着,彷彿这么坐着可以消化食物,以及彼此心中的某些想法。天已经全黑了,反射着幽亮的光,扫得精光的餐桌前,坐着两个沉默的男女。小鸟酱心里很紧张

来戴上,勃起的阳具仍旧痛快地冲撞进入,在带着血丝和体液的部位上来回滑动着。鹿少女抱住秦先生的背,扭动着身子,主动把丰硕柔软的乳房在秦先生的身上揉来揉去,鹿少女张开嘴,舌头探进秦先生有着酒香的嘴里,试图减轻下体的不适感受。小鸟酱咬了咬鹿少女的舌尖,扯开嘴,秦先生们一起在床上来回翻滚着,但最后鹿少女仍被按压着趴在床上,接受来自后方的勐烈撞击。虽说这个姿势是许多男人热爱的选项,但小鸟酱一点也不喜欢,鹿少女觉得那像是小时候看见猫狗交配的模样,而且看不见对方的脸,匍匐的姿势也不舒服,施力的那方倘若撞得太勐太疾,就算药膏抹得再多也会疼痛。刚做完一回,

传了出来,像受伤想寻找妈妈的小兽一般不知所措。鹿少女哽咽着、委屈着、颤抖着,嘴角咬着抱枕,因为不知道该怎麽办,所以只有一个人躲在黑暗底下哭泣,来不及拉上的窗帘外是幽暗的月光,印在沙发前的地上,孤独而又痛苦。为什麽?真不明白呐。是鹿少女做错了麽?小鸟酱想着,鹿少女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情况,只能逼着自己冷静下来:冷静,给小鸟酱一个解释的机会,阿乐或许真的有事,可能手机掉了,或者是被别的性感妖媚女人勾引了……别想太多,总能说明白的,说不定是那个性感妖媚女人强迫秦先生的…… 小鸟酱坐在沙发上,背挺得笔直,直到月亮落下去,天
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